N号房事件折射的不仅仅是韩国娱乐圈和社会无底线,更是人性堕落
2020-03-25 10:57:42
  • 0
  • 0
  • 3
  • 0
N号房事件折射的不仅仅是韩国娱乐圈和社会无底线,更是人性堕落

 

张紫妍事件发生时,我们以为罪恶只是在娱乐圈的潜规则中存在;李胜利事件发生时,我们认为这只是富家子弟之间恶心的游戏;聋哑人学校事件曝光时,我们以为作案人只会藏在阴暗处。但是这次韩国娱乐圈曝光的N号房事件,性犯罪这柄刀直接抵住了很多人的喉咙,让我们喘不过气来。

这一次,牵扯到的不只是几个家庭,几个明星,而是多达26万个参与者。更骇人听闻令人震惊的是,这长达两年之久的性剥削、性犯罪、性虐待,其中甚至有很多未成年受害者,而且竟然无人为受害者发声。

N号房事件折射的不仅仅是韩国娱乐圈和社会无底线,更是人性堕落

 


更让人气愤的是,N号房事件爆发后,搜索到的不是关于案件的始末,也不是对加害者的征讨,更不是对受害者的维护,更多人关心的是视频的内容,甚至有人打了歪主意开始做起了生意。

雪崩之前,没有一片雪花认为自己是错的。要知道的是,telegram是一个国际平台,26万的浏览量,再加上这样的转载传播,那将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数字,而这一切不只是满足了一个人的小小欲望,更是一群人的冷眼旁观。

N号房事件折射的不仅仅是韩国娱乐圈和社会无底线,更是人性堕落

 

传播者、参与者说“我又没有犯罪,我只是正当地付费观看了成人内容,这难道是错误的吗?比起处罚N号房的参与者,更应该从上传自己身体视频的淫妇们开始处罚。如果她们不上传视频,就不会有26万人参与了,她们的错更大。”他们当然知道这些女孩是被强迫和威胁的,但是韩国是典型的男权社会,视女性如草芥,视频里把女性踩在脚底当奴隶的内容,正好满足了他们的控制欲。再加上韩国法律本身的漏洞,他们也更加地肆无忌惮了。

确实有很多性工作者,她们是自愿并且以此生存的,可视频里的孩子不是,她们是为了这些所谓的会员的“需求”才会被胁迫,没有市场,也就不会有制作视频的人。我们与恶的距离往往很近,围观和转发在不知不觉中就会使这种“需求”愈演愈烈。这让笔者想起了《82年生的金智英》里所说:“那些接受调查的男同事,居然还说我们太过分,他们认为针孔又不是他们装的,拍摄者也不是他们,只不过是在一个任何人都可以浏览的网站上看照片,就被当成性犯罪者。但他们明明就在传播照片、助长犯罪,却完全不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对,一点基本常识都没有。”

N号房事件折射的不仅仅是韩国娱乐圈和社会无底线,更是人性堕落

 

近几年韩国影视圈有意影响韩国政府修改法案,《熔炉》就是一个典型例子。这部电影是由韩国光州一所聋哑人学校的事件为蓝本改编的,那次事件,从校长到老师,一共有10多人参与施暴,从2000年开始,他们先后对超过30名聋哑儿童进行性侵,而这些孩子的年龄仅仅是7到20岁;这个案子起初是一名男律师从他的朋友那里偶然得知此事,他的朋友是聋哑学校的老师,两人决心为学校孩子讨回公道,他的教师朋友在收集资料过程中,遭遇校长方暗杀。关键是校长并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于是才会有2003年的《熔炉》,这正是电影人对社会公道的申诉求告。

在大家的眼睛都聚焦在现实生活中的犯罪时,互联网上的防备就空虚了。N号房的大多数“奴隶”正是被N号房的运营者假冒的警察恐吓,威胁她们输入个人身份信息,信息公开后,胁迫她们拍摄裸露照片以“验证身份”,否则就告诉她们周围的人,之后再用照片威胁她们拍摄更加不堪入目的视频。女孩们有的像狗一样叫着,有的全身赤裸躺在地上,还被要求盯着摄像头自慰,然而N号房的游戏不仅仅是在线上的性虐待,他们还会把“奴隶”带到线下。去年夏天,有一个中学生模样的女孩被带到疑似宾馆的房间被一个成年男子强奸,这一过程也被实时分享在聊天室里。

N号房事件折射的不仅仅是韩国娱乐圈和社会无底线,更是人性堕落

 

N号房里最臭名昭著的,就是赵某的博士房。博士房从2019年2月开始,对包括未成年人在内的74名女性进行性骚扰的“性剥削影像”和进行性行为的“色情视频”进行威胁,并在网上聊天室以数万名成员为对象进行销售。在博士房这个聊天室里,赵某称自己是博士,称受害女性为奴隶。在他和其他共犯的强迫下,受害者们带着屈辱表情听从着指示,做出各种淫乱行为,甚至还要喝马桶水,或在下体放入虫子等异物。《熔炉》中趴在厕所隔板上校长的眼神,以及《素媛》里强奸犯看着素媛的眼神,这两个人的眼神看一遍就让人无法忘记,更不要说承受那些虐待行为的孩子。

警察最近逮捕了包括“博士”赵某在内的15名相关人士,但是还有26万个参与者逍遥法外。走出这个案件,还有更多的平台上,进行着这样的性虐待,我们真的是时候站出来为被性虐待的受害者发声了。这次是韩国N号房事件,下一次,可能又是哪里呢,而那些26万分之一,很可能也是很多人身边的人。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